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captcha
全文搜索:
发布日期:2016-10-31 12:10:48  来源:
抢救古村落文明,下好剑川融入一路一带战略先手棋

古村落作为南北方丝绸之路上活生生的重要人文标志,其经济价值、历史价值、社会价值独特重要,已经成为全国丝绸之路沿线各地抢占一路一带建设先机的聚焦点、切入点、着力点、支撑点,如和顺、束河、诺邓、独克宗等等。考古发现与史实证明,剑川素有“南诏瑰宝”、“文献名邦”、“革命老区”之美誉,既是云南旧石器文明、农耕文化、青铜文化和木雕建筑的发祥地,更是南方陆上丝绸之路进川入藏、出缅通印的交通(马帮)集散地和中缅印吐蕃人文交融地,古村落文明发育历史悠久、中外合璧、体系完整,是凝聚白子白女的降龙十八掌、钩沉异乡游客乡愁的化骨绵掌,剑川由此完全可以而且应该可以在国家一路一带战略中占据一席之地。保护好、开发好剑川古村落文明这一独一无二而又可再生的独特资源,具有民众意愿高、投入渠道多、政府投资少、社会影响大、旅游见效快、模式可复制、发展可持续等鲜明特点,对剑川加快融入一路一带战略、加快开发开放、实现科学发展和谐发展跨越发展,现实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近年来,剑川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木石雕产业发展、沙溪古镇再生、金华古城保护、剑湖生态恢复、重点旅游景观打造、山坝生态恢复、新农村建设等等可圈可点,尤其是城乡居民收入、旅游产业发展、新农村建设引人注目,剑川已经走在历史回归、辉煌重振的路上。同时,通过深入甸南镇印盒村合江自然村、兴水村江长门自然村、巩北村、桃源村等地重温旧梦,深刻感受到古宅、古俗、古树、古桥、古道、古河、古坟等等构成的古村落保护开发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如不尽快进行抢救性系统保护与规划开发,剑川或将失去支撑古城古镇最可宝贵的古村落文明。 以合江自然村为例,该村处于黑惠江源头的海尾河与桃源河交汇处,四面环山,三面水绕,西连象山到南诏瑰宝石宝山、西南出合江电站进沙溪古镇、北依狮山鼻子洞旧石器遗址达甸南、南越华重山到洱源三营牛街,属典型的河谷型白族聚落。全村以传统种植业、养殖业与古建木雕为主要支柱产业,出产的花谷子、糯米、土著鱼、猪肉等在剑川家喻户晓,村民既信仰本主、观音、阿吒力密宗,又崇文尚艺、耕读传家,活跃在县内外教坛、杏林、智库、古建、木雕等行业的子弟层出不穷,一直被誉为剑川“小白衣”、“木坪天”,堪称“黑惠江源第一村”。村子依山就势,靠山面水,以象山象鼻部为核心,扇形布局,分台而建,60%以上民居建筑为“三坊一照壁”,约25%是“一坊一耳”,传统剑川白族建筑特色浓郁。村中遗存一株胸径10米左右的古黄连木树(白语:耆老季)、胸径4米左右的古皂角雌雄树各一株,若干胸径过8米的古野板栗(白话:白契椅)、根部直径20余公分近300平方米的古薜荔树(俗称凉粉树,白话:讴粉)等其他古树,树龄均在300年以上,与桑岭古木媲美;鼻子洞旧石器遗址,将大理地区的人类文明史推至1万年前;村中二圣庙古木雕解放初即收藏于省博物馆(即记名来源木坪村者);桃源河上以的红砂石古单孔石拱桥、海尾河上的5孔石墩木板桥,无论规模、跨度、质量,还是建筑年代、保存完好度,在黑惠江沿岸和全县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是,这些古村古树古迹无一例外地面临系统保护缺失而不断消亡和白色垃圾围村的危机。

综上所述,建议:

一是在新农村建设与旅游文化立县中,重新认识定位古村落。天地万物,没有活的灵魂,势不长久。古村落是特定区域的共同文化记忆与精神追求,是特定民族继往开来的共同财富与动力引擎,是贯穿特定区域特定民族文明进步的活灵魂,处于旅游文化吃住行娱购赏六要素的主题主线地位。不仅具备古城镇民族性、地域性、独特性、历史性、发展性等显著特征,而且因其分布的广泛性、多样性而与古城镇相得益彰,彰显特定区域特定民族文明的生命力和吸引力。新农村建设以来,农村道路交通、能源供应、信息通讯、生产生活用水、农村产业培育等等发展条件明显改善,农村居民生活水平与质量显著提高,为保护开发古村落提供了更好的物质基础。但是,千遍一律、千人一面的乡村建设模式,对古村落文明体系及其载体正在造成无可挽回的破坏,如石板路改成水泥路、青瓦白墙变成铁皮瓦、穿枓房变成钢混屋等等,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二是建立古村落保护开发体制机制,明确各级各部门职责任务。古村落保护开发从来就不仅仅是农户、村民、村落的责任,也是各级党委政府建设新农村的重要内容,是各级干部践行群众路线的必然要求。合江村古树古桥古道故居的保护,早已引起部分村民和有识之士的关注,县政府有关领导也给予了明确指示和力所能及的支持,但是由于体制机制缺失、责任主体缺失,结果不了了之。要结合十三五规划的制定,深入开展剑川县古村落摸底调查和保护开发课题研究,编制实施剑川县古村落保护开发专项规划,把古村落保护开发纳入全县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及城乡建设、土地开发利用、旅游发展、生态环境保护等重点专项规划,从法律法规层面形成“规划至上、各具特色,抢救先行、统筹兼顾”的体制机制,建立“政府主导、部门包干、乡镇主体、村委落实、村组负责、村民参与”的古村落保护开发职责体系。

三是强化落实,突出重点,打造样板,务求实效,营造氛围。依托旅游发展职能部门,设立古村落保护开发工作机构,统筹推进古村落保护开发工作。强化乡镇主体责任、村委会第一责任和村民小组落实责任,推行乡镇村组干部、新农村工作队、挂包帮转走访单位一岗双责责任制,确保古村落保护开发工作落到实处。充分发挥县政府统筹协调作用,分期分批整合扶贫开发、新农村、旅游开发、农业开发、城镇化、老区建设、生态环境保护等各级各类项目及其资金,按照“项目捆绑、资金整合、财政补助、村民自筹”四合一原则,建立古村落保护开发投入保障机制。先期以剑川古城—剑湖风景区—石宝山风景区—沙溪古镇为主线,以自然景观得到保护、人文景观得到开发、环境卫生得到净化、村民家庭得到实惠、旅游线路得到提升、四方游客得到愉悦为标准,以抢救性保护为重心,确定合江村等若干古村落为首批试点,统筹古树、古桥、古道、古宅、古寺、遗址、古风俗等古村落核心元素的系统性保护开发,打造古村落保护开发样板,积累经验,探索模式,复制推广。 四是把原始村貌与生态环境贯穿于古村落保护开发的始终,强化资源节约、环境友好。首要任务是建立“住建牵头、村组负责、村民承包”的古村落环境卫生、水源保护长效机制,尽快解决古村落垃圾围村、面源污染等突出问题,净化古村落生活、游惬环境。其次要围绕保护古村落原始风貌,以国土资源部门牵头、农业部门配合、乡镇村实施,切实制定实施古村落土地保护开发规划,加大旧宅基地重新开发利用力度,大力规范承包地无序流转成宅基地等铺张浪费土地资源行为,探索古村落土地资源开发利用新模式。 剑湖之滨跨域若干时代的杆栏式建筑群叠加,说明我们的先民早就有古村落保护、开发、再利用的智慧与经验。作为剑湖之子,在国家全面实施一路一带战略、加快实现中国梦的新征程中,一定有责任、有能力、有智慧,使剑川古村落保护开发做得更好、走得更远!

诤言人:杨寿禄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政府
云南诤言网备案/许可证编号:滇ICP备11002736号
承办单位:云南省诤言办    技术支持:云南网
联系电话:0871-63629591
推荐使用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