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captcha
全文搜索:
发布日期:2016-10-31 11:52:09  来源:
独龙江精准扶贫的启示

我第一次进独龙江是2008年,云南省青基会组织“徒步独龙江公益筹款活动”,我报名作为志愿者徒步进入独龙江,既感受到独龙江多姿多彩、秀美绝伦的自然风光,又感受到独龙族封闭、赤贫的生活状况,内心非常纠结。

第二次进独龙江是2009年,想在扶贫方面为独龙江做点事,就邀约了几位做公益的朋友前往独龙江,无功而返。

第三次进独龙江是2015年底,因关注政府“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5年的结果,即与大学同学结伴怒江游再进独龙江,强烈感受到独龙江沧海桑田的巨大变化!兴奋之余,作为从事民族扶贫助学事业的公益人,我边看边想,似乎对中央提出的“精准扶贫”如何精、如何准有了较为明确的认识,对长期困扰我们的一些问题也有了较清晰的答案。

1、扶贫首先扶志 我曾经去过一个少数民族和汉族杂居的山村,村民之间的贫富悬殊很明显,汉族人家基本吃穿不愁,富裕的人家还有摩托车、拖拉机,但少数民族人家大多一贫如洗。我非常奇怪,处于同样的条件之下,这个差别由何而来?汉族村长告诉我,民族政策好,每年政府都会送粮食、生活用品给他们,他们常说“反正政府不会让我们饿死”,所以懒,不愿吃苦受累。曾经有一位贫困地区的乡镇干部给我讲了一件他亲身经历的事:镇里用扶贫资金给一个贫困村修了村里的道路,雨水天路边的水沟堵塞了,村民打电话给镇政府“你们的水沟堵了,快来掏!”这位干部告诉我“接到电话,我要崩溃了!扶贫不能这样扶吧。”我所在的公益组织从成立之日起就坚持造血型、互动式的扶贫模式,致力于在贫困地区植树造林,推广种植优质经济林果。我们只提供良种良法的资金、技术支持,受助方提供土地和劳务,收益全部归受助方。接受这种模式、付出辛劳的受助方都受益匪浅,但也有不接受的,只希望我们直接给钱给物。说老实话,多年来,我们国家和公益组织在扶贫方面投入的财力、物力不算少了,但收效甚微,究其原因,输血型的扶贫思路和政府包办代替的扶贫资金使用办法,没有解决贫困的根本问题,还培养了“等、靠、要”的懒汉思想。 扶贫首先要扶志,要激发受助方自强不息的精神,帮助他们树立勤劳致富、科技致富的理念,从而内生脱贫的强烈愿望。

在“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工作中,就叫响了“自己家园自己建,自己家业自己创”的口号,虽然政府投入了户均20多万的资金,但是没有完全包办代替,而是把一些技术性要求不高的工作交给独龙族群众做。发动他们自备安居房所需石材,在工作队手把手培训下,自建房屋后挡墙,自理庭院整治,起到了一石三鸟的作用:一是让他们明白:政府在帮助自己脱贫,脱贫是国家的事,更是自己的事,自己也要努力做能够做的事。这样做的结果,独龙族群众在享受扶贫成果的同时,对国家满怀感恩之心。独龙江许多房屋上飘扬着五星红旗,就是这种感恩之心的表达。二是让他们学习和掌握一定的实用技能,并通过劳动获得工费报酬,增加了收入,体验到劳动创造财富的快乐。三是降低了建设成本。

2、扶贫要选准产业 我第二次进独龙江无功而返,主要原因就是产业项目选择上出了问题。我们到独龙江考察的时候,脑子里是带着植树造林,推广种植优质经济林果的项目去的。当看不到荒芜的、闲置的土地,除了原始森林,就是零星的、狭小的河滩地,没有植树造林的条件,就知难而退了,没有因地制宜去寻找适合于独龙江的种植项目。这次到独龙江,看到原始森林的树间、树下,长着茂密的草果、花椒、重楼等经济作物,间或还能看到独龙牛的身影,这是独龙族的领路人、贡山县老县长高德荣倡导的林下经济。我不禁对这位老人肃然起敬,不但因为他退休后放弃了副厅级的待遇,回到独龙江亲自带领群众因地制宜发展林下经济,把独龙族带上了致富路,还因为他的林下经济彻底解决了在许多地方似乎无法解决的发展经济与生态保护之间的矛盾,还充分开发了土地资源的功能。想起我插队当知青的地方,原来青山绿水,现在毁林开荒、毁林采石,毁林开矿,弄得满目疮痍,惨不忍睹,更是对高德荣倍加敬佩!他倡导的林下经济,应该成为扶贫产业的首选,因为大多数贫困地区都是边远山区,都存在发展经济与生态保护之间的矛盾,都存在土地资源稀缺的问题。 同时,这次进独龙江,看到当年由大大小小的岩石、砂石铺成的毛路,变成了平坦、舒适的柏油路,还解决了半年大雪封山,公路中断,独龙江与世隔绝的问题;当年乡政府所在地孔当尘土飞扬的道路、低矮简陋的民宅、棚户里的小商店不见了,一座具有地方特色的现代民族小镇拔地而起,整齐干净的街道,富有民族特色的建筑,高、中、低不同档次的酒店,让孔当成为独龙江的游客集散地;政府在为独龙族建造安居房的同时,每户人家还配套建造了旅游接待房。可以看出,在“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中,政府已为独龙江谋划了发展旅游业的产业发展道路,并且打下了一定的物质基础。独龙江的自然、人文景观,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最宝贵的旅游资源。发展称为“无烟工业”的旅游业,是一条既保护自然生态又发展社会经济的非常符合独龙江实际的发展道路。 旅游业和林下经济相结合,将让独龙江插上跨越式发展的翅膀,独龙族小康可期!边防巩固无虞!

3、扶贫要保护、发展民族文化 现在的贫困地区,大多数是少数民族集居区,扶贫工作不可避免的会碰到民族文化保护问题。我曾考察过一些新农村建设中的民族村寨,有的已经基本汉化了,根本看不到民族特色;有的现代小洋房与民族建筑混杂一堂,毫无规划与思路;有的挂着“民族文化旅游村”的牌子,房屋建筑修旧如旧,文化特色显现了,但老百姓的居住条件没有改善等等,总让人有所遗憾。 这次进独龙江让我耳目一新:孔当街上一栋栋以黄色、咖啡色为主色调、以独龙牛头为装饰、覆盖着以塑料为原料制成“茅草顶”的、颇具民族特色的崭新建筑出现在眼前。不论是政府机关还是商业网点,甚至街道上的公共卫生间,虽然用的都是现代的砖混建筑材料,但房屋的外部造型都是民族风格的,内部功能则各不相同。独龙族文化旅游村普卡旺,过去的房屋是非常简陋、低矮的吊脚木结构茅草房,现在仍然是吊脚木结构茅草房,但一眼望去,高大规整,有门有窗,古朴漂亮,再无简陋破败的感觉。顺着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进村,两边的木结构茅草房横成排,竖成行,很整齐,既有现代气息又有乡土韵味。走进安居房,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工程,既保留了独龙族民居建筑特色,又更新了内部功能;既创新发展了独龙民族建筑文化,又提高了独龙群众的生活水平,实现了扶贫和民族文化保护、发展双赢,创造了新的民族文化发展历史。而且,这是独龙江发展旅游业的基石,因为只有地方的、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当然,不尽人意的地方也很显眼,在普卡旺,因为地势限制,房屋排与排之间距离短,显得有些拥挤。狭小的过道上安放着垃圾箱、自来水龙头、洗衣机、摩托车等物件,显得凌乱。我想如果投资再大一点,把房屋下边的吊脚加高,成为人可以活动的空间,就可以充分利用土地资源,解决杂物堆放、独龙族离不开的火塘设置等问题。同时,物质条件现代化了,人的生活习惯没跟上,物品堆放、衣物晾晒杂乱无章,特别看到政府配备的洗衣机都放在室外,还没几年就显陈旧了,有的人家还在洗衣机上堆放杂物,深感现代生活方式是需要引导、教育甚至培训的。另外,民族文化不仅仅是建筑文化,它包含思想观念、风俗习惯、穿着服饰等方面,期望独龙江在民族文化保护、发展方面有更多的探索和成果。因为民族文化是一个民族的魂,一个民族的精神特质。独龙族在几乎与世隔绝的自然环境中生生不息,代代相传,他们的文化绝对是一座宝库,值得发掘、传承和发展。

独龙江在民族文化保护问题上是走过弯路,交过学费的。我第一、二次进独龙江的时候,在孔当低矮简陋的民宅、棚户区里,突兀地竖着几栋红、蓝色的砖混结构的新楼房,毫无民族、地方特色,据说是新建的医院等公共设施。独龙江边看到几栋有点民族特色的新建吊脚木结构房,但顶上是彩钢瓦,不伦不类,据说是山上移民的安置房。在普卡旺看到在非常简陋的茅草房之间,爬着一条新修的、蜿蜒曲折的水泥路,非常不协调,据说是上海市对口扶贫独龙族的资金修建的。我曾在孔当与一位从丙中洛徒步到独龙江的驴友闲聊,说到以上情况时,他直言不讳地说:这种搞,独龙江要被搞废的!这次进独龙江,那些刺眼的房屋、道路都拆除了,不见了。希望以后民族地区的新农村建设不要再走这样的弯路,再交这样的学费。

4、扶贫开发要处理好利益关系 近年来,民族文化村寨旅游开发方兴未艾,由于利益问题造成的矛盾冲突屡见不鲜,对旅游业发展造成不好的影响。一般来说,因为资金问题、经营管理能力等问题,民族旅游村寨的开发都会招商引资,投资方一般都会采取流转土地、投资建设旅游设施的办法,村民得到一次性的土地流转费用,以后的经营收入全部归投资方,而村民却要长期承受游客带来的秩序混乱、物价上涨、生活方式变化等方面的影响,而且民族文化这个无形资产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由此埋下不安定的祸根。 独龙江的办法就较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村民的旅游接待房要么租赁给旅游公司经营,村民每年都有租金收入;要么村民和经营者组成旅游合作社,村民的旅游接待房作为股份入股,参与分红。这种机制,既让村民享有长期的经济利益,又体现了民族文化的价值。当然,独龙江有其特殊性,因为独龙族是我国人口较少、极端贫困又地处边境的民族,国家扶贫投资力度极大,村民的旅游接待房都由政府筹资建设,其它地区不可能有这样的扶贫力度。但是,独龙江维护村民利益、体现民族文化价值的机制是具有普遍意义的,比如可以用土地入股旅游公司参与分配;可以出租土地给旅游公司收取租金等等,只有兼顾各方的长期利益,民族村寨旅游才会健康稳定发展。

5、扶贫要加大政策实施力度 在扶贫领域,国家相继实施了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自然保护区建设等既保护生态,又保障民生的政策,独龙江在“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中全面落实了这些政策,让独龙族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让独龙江保持着环境保护好、环境质量高的状况。 相比之下,同处怒江州的怒江两岸就相形见绌了许多,村民还在高高的山上劳作,陡峭的山坡上散布着东一块西一块的耕地。一眼看去,成片的森林不多,生态环境根本不能和独龙江比。怒江大峡谷被称为“东方大峡谷”,是世界自然遗产“三江并流”风景区,生态环境的保护和修复刻不容缓。我曾作过一些了解,怒江大峡谷的大多数地区都符合退耕还林的条件,但是受限于每年国家下达的指标,退耕还林步伐缓慢。 退耕还林等政策,是经过实践检验的既保护生态,又保障民生的政策,资金再紧、困难再多,都应该加大实施力度,只要是“切蛋糕”时往这方面倾斜一点,就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扶贫效果、生态效益。同时期待国家生态补偿政策尽快出台实施,让为保护生态环境付出多收获少的贫困地区民众共享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

诤言人:刘明仪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政府
云南诤言网备案/许可证编号:滇ICP备11002736号
承办单位:云南省诤言办    技术支持:云南网
联系电话:0871-63629591
推荐使用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