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captcha
全文搜索:
发布日期:2013-08-13 14:46:12  来源:
农业教育期盼社会环境的支持

我省农业教育几十年来经过多次撤并、搬迁的折腾,元气大伤,至今还未完全恢复。例如,有着100余年历史的省农业职业技术学院校址因修建长水机场需要搬迁,省市主要领导都有批示,但办学地点至今尚未落实。尽管如此,目前全省农业教育已基本形成普通高等教育、职业教育、中专教育和初级教育四个完整的办学层次,已培养了大、中专生20余万专门人才,每年培训农民近百万人次,为我省农业生产、科技推广、农民增收作出了突出贡献。

当前的主要问题是改革滞后发展,教育资源、规模、结构、质量、效益不够协调;农业教育与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不完全适应;办学经费不足,负债较多。相对而言,目前最薄弱的是大专、中专和初级三个层次,普遍缺乏教学实习基地、仪器设备、图书和高水平的师资。尤其是农村成人教育,多头管理,形不成合力,浪费了有限的资源,培训经费严重不足,培训进度进展缓慢,培训质量有待提高。

全省农业教育几十年来虽有发展,但远不适应省委提出的发展高原特色农业,快速提高农民收入的要求。症结何在?经过十余年的反复思考,笔者初步认为,尽管有多方面的原因,但社会环境支持不够是主要因素。其理由如下:

首先,在各类教育中,农业教育是最难搞的。邓小平同志在中共十一大闭幕后的一次讲话中说:“我知道科学、教育是难搞的,但我自告奋勇来抓。不抓科学、教育,四个现代化就没有希望,就成为一句空话。”目前的现实,各级政府对重点大学、中学、小学过于偏爱,过多地集中有限的教育资源进行办学。对农业教育,特别是中、初级农业教育知之不多,研究甚少,支持很不够。笔者从2000年起,10多年先后五次向时任省领导六位同志和现任省领导三位同志提出加强我省农业教育的建议,他们都作了批示。特别是2006年省农业厅和省教育厅已认真研究制定了筹备方案,省政府办公厅拟同意,准备召开全省第二次农业教育工作会议。令人费解的是,现行政府管理体制的弊端,以及领导的认识问题解决不好,使即将召开的会议流产了!

其次,改革开放30多年来,以党中央、国务院名义出台的农村工作文件40余个,其中包括14个中央1号文件(1982-1986,2004-2012);每个文件中都有关于农业教育的部署和政策引导,为我们把握农业教育的时代脉搏、发展目标和具体政策指明了方向,是发展农业教育的尚方宝剑和运行准则。30多年来农村工作文件体现的基本精神和原则,一句话,就是经济上保障农民的物质利益,政治上尊重农民的民主权利。

中央高度重视农业。但由于历史和长期欠账的原因,至今为止,农业基础设施脆弱、农业生产方式落后,农民收入增长缓慢三个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改变。今年6月,全省高原特色农业推进大会指出:我省农业小、散、弱、差的状况没有根本改变,农业基础脆弱的状况没有根本改变,农业产业化水平低的状况没有根本改变,农业仍然是我省的弱势产业,仍然是经济发展中最薄弱的环节,仍然是最需要扶持和加快发展的产业。全省仍有70%耕地“靠天吃饭”。

深层次的原因,由于城乡二元结构根深蒂固,时至2011年全国城乡居民收入比为3.2:1,而我省高达4.1:1,全省农民年人均纯收入比城市居民少1万多元。

农业部部长韩长赋2012年7月16日撰文指出;“在农产品价格剪刀差基本解决后,现阶段主要是城乡要素配置剪刀差。我国城乡发展很不平衡,城乡差距扩大,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城乡资源要素交换不平等造成的。要素城镇化超前,农村城镇化滞后,农村资源过多地流向了城市,突出在土地、资金和劳动力等方面……土地净收益流向城市和工业,每年以万亿计。……2010年末,全国农户储蓄金额为5.9万亿元,农民贷款只有2.6万亿元,相差3.3万亿元。据专家测算,农民工为城镇经济发展积累的资金每年都在几千亿元以上。”

农业是弱势产业,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有补贴支持。我国入世以后,政府也开始支持,但远远不够。世贸组织规定所允许使用的12类“绿箱”措施中,我国只用了6类。国内政府各部门对农业的投入总量不及美国联邦政府农业预算的1/5,国内支持总量(不含大江大河治理,生态环境等)仅占农业总产值的3.6%,远远低于世贸组织多数成员国5%~20%的水平。

农业教育是农业和教育两大战略的结合部,公益性、社会性特点突出,要当好一个农业大中专学校校长,实在艰难,本人深有体会。去年我到一个农校调研,问校长好干吗?他直截了当地说,比我当常务副县长难多了,到处求人。

第三、分配改革失衡,加剧了农业教育战线员工无形的自卑感。统计显示:2011年全国国有18大类行业中,分配最高的是金融业,员工年人均收入9.1万元,而同期农、林、牧、渔业员工人均年收入只有2.1万元,两者相差4.3倍。农业教育高、中两个层面培养的专门人才,大多数长期在县、乡工作,他们风里来,雨里去,工作不被认可,待遇更低,实是难以说清。这对农业教育是无形的冲击,在社会思想多元多样多变的今天,仅靠作报告、做思想工作是不能根本解决这个问题的。

“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农民问题,农民问题的核心是利益问题,利益问题的核心是政策问题,政策问题的核心在现阶段是土地问题、就业问题、负担问题。统计显示,2011年底,云南乡村劳动力有2324.5万人,农村实用人才有54.2万人,占劳动力总数的2.3%。其中:生产型人才占农村实用人才总数的43.3%;经营型人才占总数的20.3%,技能带动型人才占总数的11.7%。我省农村劳动人口中平均受教育年限只有5.8年,高中阶段文化程度仅占6%左右,大专以上文化程度占1%左右,其余多为初中以下文化程度。近年来调查显示:我省农民培训三次及以上的占45.6%,两次及以上的占17.9%,一次都没有参加的占36.5%。农民最愿意接受现场面对面培训的占70%,最希望培训的内容是传统种养业实用技术,最愿意接受培训的时间是2~3天,地点是本村。从战略角度讲,要根本解决农民收入过低的问题,关键是要认真抓好提高农民的素质,这是个复杂、长期的系统工程。

对农民有没有感情,感情有多深,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我们解决农业教育问题的决心、力度和成效。

为使全省顺利发展好高原特色农业,较快增加农民收入,让全省农民早日过上小康生活,我第六次再提出四条建议。

一是在今年底或明年适当时候,以省政府的名义召开全省第二次农业教育工作会议,总结经验,找准问题;制定规划,认真落实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的对公益性的农业院校要给予大力支持,对农民素质的提高要加大培训的要求;采取差别化、特殊性、针对性强的政策措施,促进我省农业教育上一个新台阶,为全省农民办一件大好事、大实事。

二是明年开始,从乡村农民成人教育抓起。按照省委机构编制办、省委农办和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联发文件(云编办[2012]162号)的精神,把乡镇培训农民的任务交给乡镇农业综合服务中心统一承担,具体事宜由乡农、林、水、牧等事业站和乡镇成人文化教育学校负责,农广校、农函大、劳动人事、工青妇、科技、科协等单位予以协助,农忙在现场学习,农闲集中在乡镇或村学习,从根本上解决长期以来部门分割、培训内容不同程度脱离实际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培训经费应列入财政预算,并将经费直接落实到乡镇农、林、水、牧事业站等事业单位。初步设想:以全省3000万农民每人每年3元算,需9000万元,鉴于全省有85个连片特困县的实际,这些县由省财政负担,其余44个县区别不同情况,省财政给每个农民全年培训补助1元或2元。

三是州市县乡分管农业的领导上岗前必须培训15天左右,分别由省、州市两级农业院校负责,经费纳入同级财政预算。

四是全省农口近八万名专业技术人员,由于多种原因,知识老化、不熟悉市场经济等问题突出。从明年起,由省州市县农口各部门列入计划,由省州市县农业部门或农业院校负责培训,保证每个科技人员每5年左右轮训一遍,每次轮训20%左右。省负责培训高级职称和州市站所长,州市负责中级职称和县级站所长,县负责全县所有初级职称人员。培训经费按计划由省负责85个连片特困县,其余44个县酌情补助培训经费的1/3或1/2,省、州市本级人员培训经费由同级财政列入预算。

诤言人:黄仁跃

省诤言办处置意见:送省委农办、省农业厅、教育厅、财政厅、科技厅参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政府
云南诤言网备案/许可证编号:滇ICP备11002736号
承办单位:云南省诤言办    技术支持:云南网
联系电话:0871-63629591
推荐使用浏览器